龙之梦的考古“一千零一夜”

  记者 郭威

  17、1215、172、900、9000,乍一看这几个数字没有什么特别的,也看不出有什么关联,但,当它们和龙之梦联系在一起,就蕴含着特殊的意义。如今的太湖龙之梦乐园项目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中,动物世界也已全面对外开放。然而很多人不知道,在龙之梦建设的背后,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考古故事。

  17平方公里的太湖龙之梦乐园项目现场,由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县博物馆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历经1215个日日夜夜,共发掘完成土墩172处、墓葬900余座,出土器物9000余件(组)。

  其背后的艰辛与困苦、惊喜与收获实际上牵动着所有长兴人民的心……

  土墩下的坚守

  3年多的努力,太湖龙之梦乐园项目考古发掘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离不开考古工作者的心血与汗水。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徐军作为联合考古队的总指挥,在2016年3月1日正式进驻龙之梦勘探,一直到今年6月28日考古发掘工作才全部结束。这1215天里他几乎天天都在考古勘探现场。早上上工前,他要召集各组负责人,安排当天的工作进度;下工后,他还要撰写一天的工作报告和总结。他坦言:“这3年多的时间,回家的日子真是扳手指头都能算清楚。”

  联合考古队租住在农户家中,早出晚归,中午就在工地上的土墩墓葬群附近与建筑工人们搭伙吃饭。头顶着炎炎烈日,晒得手、脖子、肩部的皮肤全都脱皮。考古队员梅亚龙说,起初手上起的是水泡,时间久了,就变成了厚厚的老茧。

  由于龙之梦面积广、工程任务繁重,因此考古队员们得保证发掘质量的同时以最快速度完成考古工作。随着龙之梦项目的顺利推进,原本租住的农户陆续征拆,考古队员们光是住的地方就换了三处。“考虑到要暂时放置发掘出的文物,因此选租房时要格外留心,有的人还会因为忌讳这些文物是从坟墓中挖出来的,不同意把仓库租给我们。”梅亚龙坦言,这其中也是一波三折,遇到了很多困难。

  不仅如此,即便是如今考古发掘工作已全面完成,但仍有大量的出土文物需要排列比对、整理修复、拍照绘图,现有的仓库已经满足不了需求,考古队员们这两天仍在为文物寻找更好的“安身之处”。
保护与开发并重

  在龙之梦最初建设阶段,经常能看到数百辆运送土石的大型工程车隆隆驶过,场面壮观。然而,工程车不断拐弯绕路,避开一个个巨大的土墩,这些土墩便是受保护的考古发掘现场。

  在龙之梦落户长兴后,县文广旅体局、太湖图影旅游度假区管委会第一时间便积极与上海长峰集团、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接协调,做好旅游开发与文物保护“两条腿走路”。县文广旅体局文物科科长王学勤说:“工程建设任务再紧急,也不能忽视文物保护工作。”

  龙之梦体量庞大,涉及众多施工单位,这些工程单位在施工过程中努力做到工程建设与文物保护“两不误、两促进”。上海建工五建集团有限公司龙之梦项目办公室主任王强表示,配合支持文物保护工作是责任也是义务,“我们坚持不争时间,不抢空间,为文物发掘保护工作保驾护航。”

  “考古研究分三种,一种是抢救型,一种是配合型,一种是主动型,而这次龙之梦的考古发掘就属于配合型,考古与施工同步进行,达到了两者的平衡,实现了经济发展与文物保护的双赢。”县博物馆副馆长周凤平说,“在此次考古过程中,我们还劝导投资方和施工方对一批土墩进行原地保护,尽量不开发,保留其原汁原味,这样得以幸存下来的土墩有五六十个。”

  

  成果展出一个月

  为了让市民能一睹龙之梦考古成果,太湖博物馆一楼临展厅特地于7月3日起举办“与梦同行——龙之梦考古特展”,为期一个月。在这场展览中,一共精选了330余件文物供市民近距离欣赏和参观。

  一走进临展厅,两座墓葬便映入眼帘。这两座墓葬是严格按照出土时的情况,被一比一复制到了展厅内,一处为D11M77砖椁墓,一处为D170M3竖穴土坑棺椁墓,从两座墓葬出土的随葬器物数量和质量来看,在当时应该都属于殷实的人家。

  

  除了这两座墓葬之外,展厅中的其他展品也颇具看点。百余个大小、纹饰、形状各不相同的陶罐,以时间为序,无声地诉说着太湖流域陶器的发展脉络;形形色色的铜器造型古朴精致,展示出古代工匠的巧夺天工。

  整个展厅中,最值得关注的要属西汉晚期的四系印陶罐,它是浙江省内发现刻有明确纪年的同类陶器中年代最早的一件,将会为今后考古工作中出土文物的断代研究提供重要参考。

  县博物馆文保部主任何炜告诉记者,此次发掘出的土墩墓葬年代几乎涵盖自商到明清的多数朝代,其中以汉代墓葬为主。从考古发掘的大批墓葬和出土随葬品中不难发现,在图影,商代至春秋时期已陆续有人居住,西汉中期以后人口剧增。这些墓葬和出土文物的发现将进一步为太湖流域的社会文化面貌研究提供大量的实物资料,对于地方历史学、社会学、民俗学、历史地理学等相关学科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

  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正如习总书记所言:“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要让现代城市发展、旅游经济建设与历史文化保护真正融为一体,才能让历史文化迸发出生机活力,进而成为城市文化的内核与灵魂,真正“活起来”。

编辑:徐凌燕